<sup id="y880s"></sup>
<tr id="y880s"><optgroup id="y880s"></optgroup></tr>
<acronym id="y880s"></acronym>
<sup id="y880s"><optgroup id="y880s"></optgroup></sup>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光明日報:一輩子干好這一行——記航天“預研”工作者李連仲

發布時間:2013-11-06    信息來源: 光明日報


  早晨7點,航天科工四院17所的辦公樓里靜悄悄的。在三樓的一個小屋里,一位銀發老人早已伏案坐定,攤開圖紙,拿起鉛筆,開始了一天的研究。一桌一凳,一紙一筆,默默堅守預先研究第一線,他就是原航天部最早的高級工程師之一、航天科工四院17所從事預先研究工作的老專家李連仲。

  “難以逾越的標桿”

  走進17所,幾乎人人辦公桌上都有一本同樣的紅皮書,那是李連仲的第一本制導理論著作,多年來作為17所科研人員的入門必讀書目,已指導了整整兩代人。

  1954年,抗美援朝戰爭剛剛結束,19歲的李連仲被保送哈軍工大學,學習航天理論。19年后,正值航天建設的攻堅時期,時任哈軍工教師的李連仲,憑借突出的科研能力被正式調入四院17所,就此走進航天預先研究領域,一干就是38年。“航天預先研究工作雖然在幕后,但和中國人的強國夢是連在一起的。”李連仲說。

  在航天領域,每一個新方法的預研一般要花費兩到三年時間,從理論的提出到技術的采用和推廣,往往需要十年時間甚至更長。更加常見的情況是,經過多年研究的科研成果,需要縝密而復雜的評估,短期內難以得到定論。數十年來,李連仲每天都是四五點鐘起床,7點準時到辦公室,伏案工作直到傍晚。從家到單位,從單位到家,從表面上看,李連仲的生活圈子很窄,每天的日子單調重復。然而,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卻一直走在學科的前沿。

  此外,預先研究的成果不能對外公開發表,這也對獎項申報、待遇等方面產生了限制。即便如此,李連仲還是先后獲得了國防科技進步特等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兩項(均為制導理論第一完成人)、國防技術發明二等獎(排名第一),發明專利十余項,出版專著兩部,發表論文近20篇。38年間,他成為我國導彈制導理論的杰出代表,他的研究奠定了該領域的理論基礎,成果在我國航天領域得到了廣泛應用。

  78歲的李連仲早已到了頤養天年的年紀,但17所離不開他。“他在理論方面功力深厚,厚積薄發,常有一些別人想不到的新思路。”17所主任設計師小羅有些激動地說,“在專業上,李老師絕對是我們難以逾越的標桿!”

  “有難題找李老師”

  17所里流傳著一句話——“有難題找李老師”。這些年,無論工作日還是假期,清晨或是傍晚,年輕后輩們走進三樓的小屋,總能找到忙碌著的李連仲。

  “仔細聽完問題,李老師總是沉默一會兒,鋪開一張大白紙,拿起鉛筆說:‘來,咱們推一推。’”年輕的型號設計師小王比劃著熟悉的場景,“他一推公式演算起來就是十幾張大白紙,一氣呵成,詳細給我們講完,推算成果直接就可以拿去用。”

  在研究所,很多人都這樣得到過李連仲的指點。拿著這些演算成果,一個個國防項目得以順利推進,有些人甚至發明了專利,得了獎。

  1991年,在研制一種新的制導技術時,攻關成功后申報獎項,雖然項目組由李連仲領銜立項,但報獎時,他讓自己的學生排在了第一名。一次團隊技術申報不暢,一向訥于言辭的他多方奔走呼吁,說“不能對不起這些跟我干活兒的人”。

  這些年來,他帶過的團隊中走出了一位重點型號總師、三位型號副總師、兩位預研項目總師。在他培養過的學生中,十多人成長為航天專業領域主任設計師和各重點型號研制的骨干人才。而他,依然靜靜地坐在17所三樓的小屋里,繼續著研究探索。

  將近60年過去了,李連仲始終清晰地記得,當年在哈軍工,校長陳賡對他們說:“干了這一行,就要做一輩子的無名英雄。”這句話,他銘記心底。談起這些,李連仲很平靜,“一輩子干這一行,我很知足。”原航天部第一批“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中國航天50年杰出貢獻獎”……這些航天系統內頒發給他的榮譽,是他最為珍視的嘉獎。

  這些日子,李連仲正跟著所里的年輕人學習計算機編程軟件,因為這樣比手推公式快不少。“盡管有了些成績,但研究要想深入下去,還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如果身體允許,我愿干到85歲。”他笑道。(本報記者 楊 舒)

       原文鏈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3-11/06/nw.D110000gmrb_20131106_3-04.htm?div=-1

     (責任編輯:張可)

真实男女狂xo动态视频,巨龙小屁孩玩美妇小说,黄床大片免费30分钟,a级一男一女牲交